易桓接着易桓

蓝老大的爱猫日记(九)

陌上青桑:

  “臭猫,你又不理我。”
  一枚白色的飞璜石从窗户外飞了进来,打断了展昭的放空。
  “小白鼠,你永远学不会走门吗?”
  “哼,你管我。”一个白色的影子抱着剑从外头翻了进来。“你怎么回事?我十次来找你,你有九次半都在发呆。”
  展昭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,这些天他问过开封府很多人,他手上的戒指是怎么来的,他们都不知道,包拯还打趣他说“展护卫的粉丝那么多,指不定是哪个姑娘送你的,你给忘记了。”
  “小白鼠,你有没有过忘记了什么事情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时候?”
  “没有,五爷记性好的不得了。”
  展昭翻翻白眼,他是不是魔障了,才会和白玉堂讨论这个问题。
  “走吧,陪五爷去打一场。”
  “不去。你为什么也这么喜欢打架啊?”
  “也?还有谁喜欢打架啊?五爷只是喜欢和你这只猫打架。”
  对啊,还有谁?我为什么要用也?
  展昭把戒指从手指上退了下来,交给白玉堂,“白五爷见多识广,那能否帮展某一个忙,帮忙打听一下这枚戒指是哪家首饰坊打造的。”
  白玉堂把戒指举到对光处,戒指通体银白,材质不同于白玉堂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金银玉石,坚固非常,戒面上雕琢着一把刀的样子,连刀身的花纹都清晰明了,可见制作之人的用心。
  “臭猫,五爷帮你,有什么好处?”
  “我陪你打一场,打到你满意为止。”
  “就这么说定了,不许反悔,不过,你别抱太大希望,这种材质五爷我见都没见过,不一定能找到制作之人的。”
  “若是找不到……”展昭的声音低了下去,“就把它扔了吧,不用还给我了。”
  他是展昭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不可能一直纠结于这个莫名出现的戒指,当断则断,才能不受其乱。
  吃午饭的时候,包拯脸上被油烟熏的乌漆墨黑的,神秘兮兮的端了一个砂锅放到他的面前。
  “展护卫,为了给你补身子,我特地翘了半天班去给你钓的鱼,有没有很感动。”
  “大人,请不要将属下当作你偷懒的借口。”
  “你你你你,你就这么污蔑你家大人一颗金子般赤城的心吗?”
  “实话难听,不想重复。大人若真想犒劳属下,不如我们去太白楼,不必多,一桌全鱼宴足矣。”
  “哎呀,展护卫,全鱼宴多俗啊,只要花钱就能吃到,这可就不一样了,这可是我包拯特制爱心酸菜鱼煲,全天下可就只有这一份啊。”
  “大人,你直接说你没钱不就得了。”公孙策毫不留情的掀了包拯的老底。
  揭开砂锅的盖,酸菜鱼的香味扑鼻而来,挑起一筷莹白的鱼肉塞进嘴里,嚼着嚼着,眼泪就扑簌簌的下来了。
  “大人,你到底放了多少辣椒,把展护卫都给辣哭了。” 公孙先生一声吼,袖子里的算盘蓄势待发。
  “公孙先生冤枉,我没有放辣椒啊,展护卫,你不用那么感动,这都是我该做的。你再哭下去公孙先生要杀人了。”
  展昭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,他不想哭的,可是眼泪自己就下来了,这锅酸菜鱼并不能让他感到幸福,反而让他非常难过,记忆里酸菜鱼不该是这个味道的。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丢掉了什么珍贵的东西。
  “大人,先生,我没事,你们慢慢吃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 展昭眼睛红红的离开了饭堂。
  “大人,你的爱心鱼煲,你自己吃完,不许浪费。”
  
  展昭又做梦了,和之前一样,梦中有个模糊的人影,看不清脸,声音却十分好听。
  模糊的人影面对着他,冲他伸出手:“昭,过来吧,我在等你。”
  “你是谁?”展昭不认识他,可是却宛如被蛊惑一般,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。
  可就在他将将要触碰到那人的指尖时,四周突然变的一片漆黑,模糊的人影不见了,只有那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回旋“昭,昭,昭……”
  “哇——”展昭连人带被从床上滚了下去,成功的被摔醒了。
  从地上爬起来坐到桌前,给自己倒了杯凉茶,止不住的微微喘气,汗水已经湿透了里衣。
  又是那个怪梦,好多次了,他永远看不清梦中人的脸,也抓不住他,只能凭直觉确定那是一个男人。
  他之前认为这个梦和那个古怪的戒指有关,可是如今他已经把戒指给了白玉堂,这个梦却仍在继续。
  
  ★活在昭昭梦里的蓝老大~ 身体的记忆果然比大脑的记忆更清晰。
  
  
  花絮os:青桑桑正在码字,突然感觉到脖子后面凉凉的,回头一看,鬼狼刀正架在脖子上,石中剑抵在后心上。
  “展昭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  “他……他回不来了。”
  蓝老大手起刀落,青桑桑卒。
  
  
  

评论

热度(86)

  1. 易桓接着易桓陌上青桑 转载了此文字